主页 > 人科方面 >美国核电成超级钱坑,南卡罗来纳州壮士断腕停损 >



美国核电成超级钱坑,南卡罗来纳州壮士断腕停损

2020-07-30

美国核电成超级钱坑,南卡罗来纳州壮士断腕停损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桑默核电厂(Virgil C. Summer Nuclear Station)位于良田郡(Fairfield County)詹金斯村(Jenkinsville),股权由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South Carolina Electric & Gas Company)与南卡罗莱纳州公用事业桑提古柏公司(Santee Cooper)共同拥有,桑默核电厂一号机组组于 1984 年 1 月启用,核电厂以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前执行长维吉尔‧克里夫顿‧桑默(Virgil Clifton Summer)之名命名,原本是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的重要资产,如今,却成为挥之不去的一场财务恶梦。

2008 年 3 月,正值核产业大力鼓吹以核能减碳的「核能文艺复兴」时代,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向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NRC)申请兴建 2 座新反应炉,二号机组与三号机组将採用西屋(Westinghouse)最新式的加压水反应炉(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PWR):先进被动 1,000 百万瓦功率反应炉(AP1000),2012 年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通过、核准建照,2013 年 3 月开始兴建二号机组,成为美国 30 年来首座兴建的核子反应炉,并可望成为第一座在美国运转的西屋 AP1000 反应炉。随后三号机组也开始兴建。

当桑默二号机组开始兴建时,核能文艺复兴早已因为 2011 年日本发生 311 事件而遭受重挫,除了 311 事件带来的核安疑虑,更因美国页岩气革命,以及全球风力发电成本连年快速下降,使核能在经济上遭到质疑;屋漏偏逢连夜雨,2014 年中以来国际油价崩跌,煤价也反转大跌,美国天然气价格在页岩气有增无减下维持低档,低价更逐渐扩散至亚洲市场;在此同时,欧洲多个核电厂计画都陷入工期无限期延长,预算无止境追加的钱坑困境,核能的经济性受到严重质疑,桑默核电新建计画成为美国核能产业界的救命稻草,希望可证明西屋 AP1000 反应炉与悲剧性的欧洲加压水反应炉(EPR)不同,并不是无止境钱坑,而是能开创西屋外销反应炉的核电产业救星。

西屋 AP1000 反应炉的确已经有外销出口纪录,那就是于 2009 年开始兴建的中国浙江省三门核电厂,三门核电厂预期将是全球第一座採用 AP1000 反应炉的核电厂,最初预定于 2013 年底併网发电,却也一样工期延长,至 2016 年 5 月底,一号机组组完成冷态水压测试(CHT),原本传出 2017 年上半年併网发电,但至今仍然只闻楼梯响。

在美国,桑默核电厂计画也没能证明西屋 AP1000 反应炉与众不同,反而更是证明 AP1000 与 EPR 一样,又是无止境的钱坑,2014 年 10 月,宣布工期延长 1 年到 2018~2019 年才能完工上线,预算追加 12 亿美元,2017 年初,西屋又宣布完工上线时间延后到 2020 年,预估总预算则已经将近倍增,2017 年 3 月底,更让两家电力公司业主傻眼的大事发生:西屋竟然宣布破产。

西屋在南卡罗来纳州桑默核电厂 2 座反应炉以外,同时也于乔治亚州新建 2 座反应炉,4 座反应炉兴建成本超支数十亿美元,东芝(TOSHIBA)于 2006 年购併西屋为其子公司,在不堪亏损下壮士断腕,让西屋在美声请破产重整,东芝亏损额估计约达 1 兆日圆,西屋破产也让美国政府手忙脚乱,因为西屋一直是美军核子动力航空母舰与核子潜艇反应炉供应商,美国担心西屋遭中国企业购併,造成国安隐忧。

南卡罗来纳州议会当初被核能文艺复兴的美梦沖昏头,真以为核能是减碳经济良方,为了让核电厂更容易兴建,竟然允许电力公司在核电厂都尚未完工发电以前,就从用电户的电费中预先扣支核电厂兴建费用,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为此调涨电费 9 次,桑提古柏公司调涨 5 次,最终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用户的电费中有 18%,桑提古柏公司用户的电费中有 8%,都是用来支应核电厂新建二三号机组的预算。

如今新反应炉却成为大钱坑,2008 年规划时原本总预算为 110 亿美元,一再追加后,如今暴涨到至少 210 亿美元,而且还不晓得会追加到什幺程度,西屋破产更增添不确定因素,儘管新反应炉计画已经花掉 90 亿美元,但宁可趁早停损,也不要落入无止境钱坑。2017 年 8 月初,新反应炉持股 45% 的桑提古柏公司在尝试出售股份给杜克能源(Duke Energy)失败后,对桑默核电厂计画紧急喊停,持股 55% 的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无法独力继续兴建,计画至此中途腰斩。

南卡罗来纳州用电户的预支费用怎幺办?两家电力公司,即使桑提古柏公司身为州营公司,也都一样完全没有偿还用电户的打算,甚至还想要求议会同意在未来 60 年内继续向用电户加价,想藉此取回部分投资核电厂失败的资金,双方共计达 50 亿美元。2017 年 8 月 11 日,美国民众为此控告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渎职。

纳税人与用电户严重损失

只能说,全天下的电力公司都一样,没有人会承认当初投资决策彻底错误,更绝无可能主动为了错误决策负起赔偿责任,总是想推卸责任,把兴建核电厂的风险,与最后产生的亏损,通通转嫁给用户,自己拍拍屁股了事,桑提古柏公司执行长隆内卡特(Lonnie Carter)甚至还摆明着说,联邦政府要是想要有核电厂就得出钱补贴,要是没有联邦政府补贴,新核电厂计画根本不会存在。

南卡罗来纳州还奢望着想要桑提古柏公司继续尝试把股权卖给杜克能源,或是卖给在乔治亚州同样陷入核电钱坑的美国南方电力公司(Southern Company)。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母公司南卡纳(SCANA)执行长凯文马许(Kevin Marsh)则表示,如今就算有新的合作对象愿意出钱分担继续兴建的成本,恐怕南卡纳也不愿意继续进行这项计画。

对于核电厂计画喊停可能产生的电力缺口,两家电力公司也一样老神在在,南卡罗来纳电力瓦斯公司称,燃气发电就能供给未来需求,桑提古柏公司称,可趁机重启先前闲置的燃煤发电厂。

西屋则遭受沉重打击,裁员全数桑默计画员工,加上总部也裁员相关员工 125 人,总计裁员 870 人,西屋也遭离职员工控告,称违反劳动法规解雇程序。西屋原本总计有 1.2 万名员工,破产重整时宣布裁员 7%,此次裁员不在这 7% 之内。

随着桑默核电厂计画宣告死亡,美国新建核反应炉计画,仅存乔治亚州布鲁克郡的佛格妥核电厂(Vogtle)的三号机组与四号机组,两座反应炉同样採用西屋 AP1000,也同样落入工期延长、预算超额膨胀的境地,原本预期预算 140 亿美元,如今预期总预算已经膨胀到 252 亿美元,甚至可能高达 270 亿美元,约新台币 8,185 亿元;原本预定 2017 年已经要上线,却延后到三号机组要到 2021 年 2 月至 2022 年 3 月间上线,四号机组在 2022年 2 月到 2023 年 3 月间上线。

该计画目前每个月都要烧掉 1 亿美元,一般认为在桑默核电厂遭放弃后,佛格妥核电厂的股东们也会很快决定是否停损。就算停损也不便宜,除役费用高达 4 亿美元。

佛格妥核电厂三四号机组计画在欧巴马政府时期取得 83 亿美元联邦贷款,持股 45.7% 的南方电力公司已经支用 26 亿美元,另外持股 30% 的欧葛索普电力公司(Oglethorp Power Corp)则已经支用 17 亿美元,若宣布停摆,美国纳税人将又增加一大笔呆帐。东芝在西屋破产过程答应支付 36.8 亿美元,但是由于东芝本身财务也状态不佳,这笔钱最后会不会入帐尚未可知。除此之外,乔治亚州的用电户也自 2010 年起就在电费中预先支付核电厂预算,由于乔治亚州用电户较多,每户每年相关支出平均为 100 美元,约佔电费帐单将近 5%。

第三代核反应炉原本称安全性和经济性都将明显优于第二代反应炉,而第三+世代核反应炉则夸称又更胜一筹,然而法厂阿海珐的 EPR,在芬兰、英国、法国都成为完工遥遥无期、预算无止境追加的大钱坑,中国广东省江门市台山市的台山核电厂,原本宣称是建造最快最合乎成本效益的唯一一座 EPR 核电厂,也一样不断延迟工期,并传出阿海珐零件核安瑕疵,引起严重安全疑虑。阿海珐连年巨幅亏损,2014 年竟亏 48 亿欧元,导致法国政府不得不予以重整。

EPR 成为钱坑代表作之后,另一个三+世代的反应炉──西屋 AP1000,也不能免去同样的命运,西屋本身破产,美国的两个计画 4 座反应炉,不仅不能成为三+世代反应炉反败为胜的基础,反而再度证明核电厂就是大而无当,投资额极为惊人,却只会不停追加预算,完工遥遥无期,造成纳税人与用电户严重损失,而当初做出错误决策的政府官员与电力公司高层,绝不会承认错误,永远只想推卸责任以及转嫁风险给用电户。

核产业对核能文艺复兴的盲目鼓吹,创造出一系列超级钱坑:英国欣克利角核电厂 C 反应炉(Hinkley Point C),预算从 124 亿英镑膨胀至 203 亿英镑;法国佛拉曼镇核电厂三号机组(Flamanville 3),预算从 33 亿欧元,到 2015 年预估为 105 亿欧元;芬兰欧奇鲁欧托核电厂三号机组(Olkiluoto 3)原定预算 30 亿欧元,膨胀到 2012 年预估 85 亿欧元,也因此使得芬兰取消四号机组计画;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桑默核电厂二、三号机组,预算从 110 亿美元膨胀到 210 亿美元,因而喊停;乔治亚州佛格妥核电厂三四号机组,预算从 140 亿美元膨胀到 252 亿美元,甚至可能高达 270 亿美元。

部分核产业人士把希望寄託在第四代核反应炉,然而,三+世代核反应炉早已严重超支各国对核能的信心与实际预算,阿海珐重整、西屋破产,核能可预支的实际资金与「信用」均全面破产,核产业很可能无力走到第四代,而是在三+世代全面终结,若是落得如此下场,只能说,盲目的核能文艺复兴信仰,实为自身的最大杀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申博在线开户|分类驱动|VR日报科|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国际尊宝娱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澳门英皇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