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科方面 >说说语言癌:语言最严重病灶不在冗赘 >



说说语言癌:语言最严重病灶不在冗赘

2020-08-06

「语言癌」最近在网路上颇引发乡民的热议,许多「专家」也纷纷跳出来严词批判这种既冗赘又欠精準的表达方式,认为应该从学校教育来彻底根除此一问题,让我们的下一代讲话更「简洁」、「正确」。但是,「简洁」与「正确」的表达是否就表示语言全无病灶?

说说语言癌:语言最严重病灶不在冗赘

「语言癌」是怎幺发生的?有人认为这与大脑的思考不够周延、灵活有关,而导致这种脑袋「钝化」的原因,则在于欠缺「严肃阅读经验」。换言之,阅读随随便便,也懒得深度思考,说起话来自然乱七八糟。

这些批评、检讨都有道理,但如果将一般人常有的「口头禅」或看似冗赘的语词简单归咎于阅读与思考问题,似乎略嫌草率(这是否也算思考不够周延?),未能深究其中可能隐藏的心理学意义,至少在某些心理学家看来,口头禅其实是心理防卫机转作用所致,具有宣洩压力的功能;而冗词赘语则有时是欠缺自信的表现,未必只是单纯的思考肤浅。简单来说,「表达方式」固然会影响「内容」的传递,却不能因方式有问题便武断地认定说话者一定没有思想深度。

至于说「语言癌」的病灶就是说话「不简洁」、「不精(正)确」,笔者也认为有待商榷。什幺叫「精确」、「正确」?是指语法上没有错误,还是指精準地将心中所要传达的意思藉语言或文字表述出来?语法正确充其量只能保证语言的基本意指不会造成误解而已,但是否能完整且準确地说出「心里话」,仍在未定之天;而要精确地传达某些观点,有时反倒需要借助「模糊」的表述方式,这种情形常见于外交辞令,例如「我国政府对此感到遗憾」云云,「遗憾」就是一个模糊字眼,既表示「难以接受」,却又暗示仍有「转圜空间」。至于总是强调「反常合道」的文学语言,那更是经常将「以模糊喻精準」的修辞法则发挥得淋漓尽致,甚至以破坏语法做为创造新意的手段,杜甫「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不正是最典型的例子?

再者,「不简洁」就必然是语言的病灶?鲁迅在他的〈野草〉中有一段话:「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种句子若看在一些一味强调简洁的作文老师眼中,铁定不及格,因为它可以直接简化为「我的后园墙外有两株枣树」,这样多简洁!但文学大师鲁迅为何要写得如此「冗赘」?朱自清分析得好,他认为鲁氏用这样的赘词,是为了传达其孤寂无聊的心境,彷彿镇日除了恶性循环地数着这两棵树外,别无他事可做。试问,这般意指扣人心弦的「冗词赘语」,算是「语言癌」吗?

準此,在笔者看来,语言最严重的病灶不在「冗赘」或「语法错误」,而是「缺乏创意」。缺乏创意使得语言变成「陈腔滥调」,用它来传情达意根本引不起听者任何兴趣,就算再简洁、语法再正确,又有何用?明清八股文杰作,如归有光、张玉书所作,几乎篇篇语法準确、层次分明;但为何它会令有识者如此忿恨鄙夷?原因无它,制式化的要求让作文完全失去自主性与创造力,最后会被送进文字坟场,摒除于文学领域之外,理所当然。因此,笔者实也不免担心,若大家过于强调简洁,一味以固定化的语法为正确,并将之成为教导下一代语文表达的标準範式,那幺会否成为另一个「八股文运动」,完全扼杀了语文的创意?僵化、陈腐的语言,即使简洁无误,难道不也是一种「语言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申博在线开户|分类驱动|VR日报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管理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游戏端管理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