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现状评测 >【六四三十】茶座旁边的战争与和平 >



【六四三十】茶座旁边的战争与和平

2020-06-12

【六四三十】茶座旁边的战争与和平

某个下午与友人在露天茶座喝茶, 忽然传来「轰轰」巨响,自远而近;抬头看,只见直升机在头顶掠过,军绿色的肚皮上有一颗红星。该是附近军营起飞的吧,一架、两架、三架,吵得我和朋友暂停对话,默默地,等待它们离去。

我这一代香港人,对军队是陌生的。城市就是稳定与秩序的象徵;活在当中的我们,只知安荣尊贵。现代人天真,以为和平来自协商、知识、理性;然而人类的历史上,武力从未缺席。美好先进的城市是兵家必争之地;巴黎、伦敦、上海和香港,也受过战火蹂躏。活在他人的刀下,城巿人只能谨小慎微地过活,唯一的希望是炸弹不落在自己头上。二次大战宣布结束的一刻,互不相识的水手与护士当场拥吻;他们的留影成为经典的照片。

于是我们记得和平的美好,忘记军队若隐若现的存在。香港公园是孩子的玩乐地,里面却有一个士兵的铜像,纪念在二次世界大战中阵亡的加拿大准尉奥斯本与一众驻港抗日英兵。铜像很矮小,与一般人心中的军人形象不太相符;旁边的茶具博物馆,在一九七八年前是英三军司令官邸。铜像前面是一个饮水器,孩子们玩得口喝了,就凑上前喝一口清水,然后继续玩耍。军队,对他们来说,大概是童军,大伙儿往露营、卖奖卷,这样。

「夫佳兵者,不祥之器」,军旅之地,本不宜在和平时代过份张扬;然而若不张扬,又如何显其威权﹖自然要建立在城市的中心地带,时时刻刻提醒着人们。以老子之聪明,说话已留有后着:「不得已而用之」。然而现代人对于何谓「不祥」,何谓「君子」,已无心考究;是以三军司令官邸在中区,驻港解放军在添马舰设总部;直升机掠过的上空,原是热闹的油尖旺区。

我这一代香港人,没经历过真正的战争;我最感受到武力张狂的时候,应是二零一四年两伞运动期间。当时我每星期有一门夜课,课室窗外是尖沙嘴警署附近的大马路,授课中途,常有警车出动,「呜呜」笛鸣与刺眼红光闯进课堂中,我和同学都沉默下来,望出窗,想像警车要往何处去,将要发生甚幺。那些日子的课堂,与现实生活是平行时空。

这还不是最难忘的。最难忘的是三十年前的一个镜头:北京,一架架坦克驶上空无一人的长安街。忽然有人闯进来,挡在坦克的前面,他手上只有两个胶袋,没有武器。我一直想不透袋子里放的是甚幺;大概是我们引以为傲的文明、公平与自由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申博在线开户|分类驱动|VR日报科|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网页版 申博管理系统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