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图集人物 >「产后忧郁」不是母亲专属,爸爸们需要更多时间适应 >



「产后忧郁」不是母亲专属,爸爸们需要更多时间适应

2020-06-11

「产后忧郁」不是母亲专属,爸爸们需要更多时间适应

史蒂恩描述有一位爸爸陪产时被要求待在角落、「不要干扰」孕妇分娩,并归结虽然今日男性经常陪同伴侣分娩,但他们即使人在现场,仍然有遭到排挤的感觉。我所研究的爸爸再次呼应这样的经验:

自从我们带宝宝回家后,助产士与保健家访员也有来,即使我在场,他们也不太注意我的存在。我不觉得爸爸有得到任何实际的支持,如果我们在任何阶段遇到问题,我也不认为会有任何人来帮助我们。保健家访员来家里时,没人问过我好不好。凯特与家访员交谈时,我进到房间,感觉自己就像外人一样。他说,「嘿!你也在呀?好吧。」他们似乎不知道如何应对。为什幺我不该在场?那也是我的儿子啊! ──哈利(六个月大)的爸爸大卫

为什幺要讨论爸爸受到专业医护人员怎样对待?为什幺我们应该担心他们得在妻子怀孕与孩子出生时,独自面对重大心理或生理变化?

这些事情之所以重要,原因有二:第一,参与怀孕与生育过程的爸爸,远比其他父亲有可能在孩子出生后成为尽责的父亲。调查所有社经阶层与种族的爸爸的无数研究指出,从怀孕早期就让爸爸融入,等于让他养成一种日常习惯,这种习惯在孩子出生后也将持续下去。重要的是,因为角色明确的父亲远比其他人还更容易顺利地进入家长的身分,进而为伴侣和孩子带来正面与显着的影响。健康与社会照护人员确保爸爸参与其中且鼓励他们对此负责,最关键且可说是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将他们视为重要的一分子。这样的行为既简单又不需成本,可以确保父亲参与所有关于宝宝的讨论、关心其健康与幸福、聆听问题与忧虑,以及支持他们在怀孕与生产期间的父职角色,引导如何学习当一位父亲。致力研究与替爸爸发声的我们,只需要找对方法传递这个讯息。

承认爸爸在怀孕与生育过程中具有一定地位的第二个原因是,除了他与伴侣的感情是否融洽之外,顺利地过渡到父职的程度明显会受到医护人员态度影响。相较于大约九个月的母职过渡期,父职过渡期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最长可到孩子出生后的两年,这表示爸爸需要协助的时间比妈妈长。这段期间或许也包含一些可能会导致严重心理伤害的转捩点。这些转变大多发生在孩子出生后的前几週,也就是爸爸或许最缺乏专业与私人资源的时候。

大家想像的情景是,宝宝生下来之后交给妈妈,而妈妈躺在病床上抱着宝宝,然后我就可以过去拥抱她们,一家团圆。但实际情况是,莉兹躺在床上虚弱无力,波比在房间的另一边接受医生的检查,那一刻我心想,「我该去找谁?」我的想法无疑是,「我不想造成任何人的麻烦,但我担心她们。」 ──波比(六个月大)的爸爸奈吉

身陷于孩子出生情绪漩涡中的爸爸,如果没有专业人员在一旁协助他与伴侣,他就会觉得自己在产房里毫无用处。根据史蒂恩的说法,爸爸真正需要的是有人帮助他找到正确的角色,然后在周遭的全力支持下扮演这个角色。角色的定位完全由爸爸与其伴侣决定。你可以决定是否作为伴侣的发言人,在她无法言语时替她表达需求与渴望;或者担任实际角色、倒数子宫收缩的时间、提供实质支持,甚至在她分娩时让她倚靠或抓握手臂:

我积极参与生产过程,乐在其中;我喜欢实际付出、帮她抬脚和拿东西,剪断宝宝脐带的感觉真的很棒。不过,也有一些时候我必须移开目光,避免看到会让自己不舒服的场面,但撑到最后,你会觉得一切非常值得。 ──莉拉(六个月大)的爸爸西奥

妈妈患有产后忧郁是耳熟能详的事,医院会在她们怀孕及产后一年内进行定期评估,以确保能够早期发现与治疗。产后忧郁症或许是最令人身心衰弱的疾病,对妇女、宝宝及家庭都会造成深远的影响。然而,直到近五年,爸爸罹患这项疾病的可能性才开始受到讨论。

其实,唯有开始鼓励参与父职,以及认知多数爸爸也希望与伴侣共同教养孩子的事实,父性与母性同样深刻的概念才会受到重视。不过,我们现在知道爸爸与宝宝之间的连结跟妈妈一样深厚,他们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具有独特且独立的地位,体内的荷尔蒙也会出现类似妈妈的变化。这些全都显示爸爸也有可能跟妈妈一样,因为这个重大的人生转变而产生心理健康的问题。马克的经验并不少见:

小孩出生的第一个礼拜我还洋洋得意,「看看我的杰作!」当时感觉很棒,但之后我开始觉得自己得了产后忧郁症。我心想,等等,我跟女儿互动好像没有得到回应。说来诡异,但我感觉自己和宝宝处得不好。我认为自己没有一件事做得好。 ──艾蜜莉(四岁)与乔治(三岁)的爸爸马克

虽然关于父亲心理健康的研究尚属早期阶段,但已有充分研究带大家认识这个男性症状的本质。澳洲天主教大学(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的凯伦──雷.艾德华兹(Karen-Leigh Edwards)与其同事,整理全球各地六十三项产后忧郁症的研究,并于二○一五年发表摘要。结果发现,相较于妈妈的百分之十四,爸爸患有产后忧郁症的比例大约百分之十,明显高于人口相当的非人父族群的百分之七至八。显示这些男性的心理健康出现问题,并非因为年龄或生活习惯,而是有了父亲的身分。

但更重要的是,男性产后忧郁症的本质与女性大不相同。以男性而言,关键的风险因子在于伴侣是否罹患产后忧郁症──这种情况称为「共病症」(co-morbidity)──以及他与伴侣的关係。此外,感觉自己被排除在母婴关係之外、对父职的期望与现实有巨大落差、费心平衡家庭与工作以及财务负担等因素,使得爸爸更有可能罹患让人难以承受的疾病。患有产后忧郁症的父亲大多在教养上,比伴侣更加焦虑、激进、沮丧和迷惘,可能使他们逃避家庭并寻求自我药疗(一般是酒精或毒品)来缓解抑郁感。

在父母孤独感的研究中,芬兰土尔库大学(Turku University)的妮娜.甬提拉(Niina Junttila)与其同事发现,父亲的情绪和社交孤独感与忧郁症的发生率间有着强烈关联。也就是说,罹患产后忧郁症的男性比较容易缺乏社交生活与支持,也倾向欠缺亲密的人际关係。最后一点,男性产后忧郁症的发病情况也与女性不同。就妈妈而言,最有可能罹患产后忧郁症的时期是生产后一年内,爸爸则是小孩满一岁时(父职过渡期的中段)。对一些人来说,当爸爸的第一年所累积的压力或许真的太过沉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申博在线开户|分类驱动|VR日报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88msc菲律宾申博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官网中文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