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报道改变 >【公投之后】突破同运舒适圈 伴侣盟简至洁:强化异业结盟 >



【公投之后】突破同运舒适圈 伴侣盟简至洁:强化异业结盟

2020-06-12

【公投之后】突破同运舒适圈 伴侣盟简至洁:强化异业结盟

2017 年 5 月 24 日,大法官作出释字第 748 号解释,宣告《民法》不允许同性结婚的规定违宪,要求两年内完成修法,让同性婚姻支持者感到振奋。但 2018 年 11 月 24 日,保守势力再次反扑,幸福盟提出的 3 项「爱家公投」过关,突破 700 万票,严重打击婚姻平权运动。

此次公投结果也牵动立法走向,行政院确定另订专法保障同性婚姻,但针对专法名称、同性伴侣财产继承权与领养权等权益,至今仍未有共识。政院专法版本最后会如何制定、婚姻平权的下一步又该怎幺走,成为同运团体必须思索与面临的课题。

【公投之后】突破同运舒适圈 伴侣盟简至洁:强化异业结盟受访者: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秘书长简至洁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採访整理

 

简至洁生于 1977 年,曾就读台大园艺、社工与高医性别所,也曾是拉子三缺一的 DJ、女同志拉拉手协会与妇女新知基金会的一员,对于同志议题有深厚的了解。2009 年,她与律师许秀雯等人成立伴侣盟,致力推动婚姻平权与多元成家的法制化运动,并协助同志先驱祁家威提出释宪申请,期许在这条崎岖不平的路上,能够往前一步。

从释宪通过到这次公投的挫败,简至洁感叹说,释宪后,大家的心情开阔许多,因为婚姻平权的命运不用再那幺依赖政党,可以跳脱立法或不立法的讨论;但 2018 年是很大的折腾,不应该公投的题目拿去公投、反方想用公投结果推翻释宪,各种荒谬的事情都在这一年发生。

【公投之后】突破同运舒适圈 伴侣盟简至洁:强化异业结盟

Q:「爱家公投」3 案拿下 700 万张同意票,婚姻平权 2 案则拿下 300 万票,您如何看待这次的公投结果?

A:选前,我们不觉得反同方会通过门槛,但觉得他们的票数一定比我们多。台湾当时的民调显示是五五波,但依照爱尔兰与澳洲的公投经验,若选前支持同婚是七成、反对是三成,经过几个月的选举过程,比例一定会拉近,变成六比四或五五波,因爲恐吓的宣传绝对比正确的讯息快,透过抹黑、煽动与偏见的方式,会让本来是中间或支持的选民变成反对。

公投以往的投票率不到三成五,要达到 490 万门槛很难,我们原先以为反方不会过门槛,只有双方票数差距的问题,但谁知道这次公投的投票率拉到五成多,是史上最高的一次。投票前两週,我们感觉到事态不妙,媒体传出的消息是他们很可能会过门槛,因为投票率会变高,那时我预测他们可以拿到 600 万票,但最后是 700 万。虽然这个结果还是在预期内,我内心仍觉得这是台湾很不幸的地方。

【公投之后】突破同运舒适圈 伴侣盟简至洁:强化异业结盟

Q:伴侣盟在选前是怀抱什幺样的心情进行宣传与电视辩论呢?

A: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做好我们能做的事情,能够拉拢越多人越好。电视辩论之于我们为何如此重要,因为台湾的电视打压同志议题,所有政论节目对同志议题是噤声的,我们也砸不了那幺多钱买广告,所以必须把握在电视辩论的机会。

这等于是同志议题少数在公共媒体有好的谈论空间、能够宣传我们要宣传的,也是个平衡资源落差的方式。在电视辩论的过程中,我们所收到的回应都是正面的,让本来不支持的人、犹疑或搞不懂议题的人变得支持,同时我们也在电视辩论採取攻势,追问反同方的金钱来源,希望能够被媒体注意、有媒体可以继续往下追。

Q:行政院预计明年 3 月前提出同婚专法草案,在此期间,伴侣盟将会採取哪些策略来声援或监督?

A:行政院会提什幺版本,从这几天的观察看来,行政院与民进党立院党团有个默契,就是党团与行政院不能不同调。行政院会曾发出意见书,可以看出他们内部支持释字 748,想用「婚姻」为名,但又要听党团意见,而部分党团的人对「婚姻」反弹极大。

我们也会继续跟群众说明,目前的情势如何、修法的真正关键是什幺。从 12 月起,伴侣盟陆续召开内部说明会,每个场次的人数都爆满,台北场就从两场加开到三场、报名人数超过两百人,接下来也会依序到台中、高雄、桃园、嘉义与彰化说明。

 

Q:行政院目前对专法名称尚未有共识,您如何看待政府的做法?又有什幺话想告诉政府?

A:我还是期待政府,不要变成国际笑话。台湾的释字 748 号之所以被国际讚赏,是因为释宪内容很有魄力,大家都知道这条路非常难走,而通过释宪的国家接下来就是欢庆同婚的到来,哪个国家像台湾通过释宪后,还不确定有没有同性婚姻?世界上没有第二个。

如果我们都不尊重自己的民主宪政体制,未来如何在国际社会立足,又如何跟别人说我们与中国不同?这是民进党要想清楚的。至少民进党在过往的政党形象,是愿意往人权靠拢、捍卫台湾主权的,这样的政府难道不应该把我们的价值守护、实践得更清楚吗?

民进党现在有两条路,第一条是拖过明年 5 月 24 日,同志直接用民法结婚,同时把所有配套都做足,但政府最好跟大家讲清楚,你认为真正的平等价值仍是用民法结婚。第二条是尊重公投结果,在平等保护婚姻自由的前提下,立同性婚姻专法,同样跟人民说清楚,公投位阶不能大于宪法,宪法已经判定不能让同志结婚已经违宪。

政府绝不能退到「同性伴侣法」,不论是对国家宪政与民进党的未来,都将产生可怕的后遗症。残害人权、没有捍卫最低人权底线,也将背负在民进党的历史里面,这对民进党绝非好事,我们觉得执政党真的该及时回头。

【公投之后】突破同运舒适圈 伴侣盟简至洁:强化异业结盟

Q:您如何看待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团体?您有什幺话想告诉反对同志婚姻的人?

A:对我来说,他们不叫做「意见相左」的团体。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无顾同志的死活,就是踩着同志的生命,去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是非常邪恶的一群人。

他们早在 2015 年组成政党「信心希望联盟」,从未停止「宗教治国」的企图,而「宗教治国」的第一步、第一枪,就是踩在同志的生命往上走,藉此汇聚他们的政治实力。 对他们来说,同志只是垫脚石,哪有在管同志死活,谁可以让他们执政、让他的政治实力变强,就欺负谁。

 

Q:未来,伴侣盟在推广婚姻平权与多元性别价值,追求合理的法律保障时,会有新的策略吗?

A:身在第一线的我们,清楚知道同运团体资源不足,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做,而是我们做不到。同运团体要开始思考如何有比较稳固的人力与更多的资金,而且不只是稳固,更是极优秀的人才。

以前的社团组织都觉得自己在做慈善,只要求「助人」的工作专业,但伴侣盟让我看见不只在法律论述,连媒体、行政系统与连结资源的部分都很专业。像 2017 年在华山举办的「正视—2017 国际不再恐同日特展」,邀请多位艺人与艺术家参加,并找来聂永真设计主视觉。

虽然展览只有 7 天时间,却突破社运展的规模,吸引 4500 人次前来参观,票券比预期多卖了两倍,义卖品的收入也增加。这几年做下来,我们发现同运若想变得更 popular、突破现有舒适圈,就必须提升异业结盟的专业度与接轨能力,否则专业人才进不到社运圈,即使进来也会很挫折,因为工作效率、步调与品质都差太远。

【公投之后】突破同运舒适圈 伴侣盟简至洁:强化异业结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申博在线开户|分类驱动|VR日报科|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800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